c8cff会员登录

联系我们

c8cff会员登录_c8cff会员登陆|一中
咨询热线:13888888888
邮箱:srsry@sina.com
地址:北京市

c8cff会员登录

当前位置:c8cff会员登录

木棉树下的老人——缅怀“惠来人”方钟灵老师

日期:2019-09-12 15:39 来源:资讯 作者:c8cff

  我的耳边时常回响着一位老人的断续低沉而又震撼人心的呓语,眼前浮想出一幅令人欲言而又无语泪双流的图景。

  莫非,惠来精神,就是那贫瘠的土地上,烧不尽吹又生的野草?莫非,惠来精神,就是那挺立寻常路边,干枝突兀红花似燃的木棉?莫非,正是惠来精神支撑着这位老人走完了他的风雨人生?

  惠来一中图书馆的东侧,有一排平房自成独立庭院。庭院不大,院子里种着各种花草,环境显得干净清幽。

  庭院里住着两户人家。走进西边人家的小客厅,迎面便可见到客厅正面挂着一帧字幅,字体古朴苍劲。字幅上写着短诗《移居戏作》:

  读着这首雅俗共赏的“陋室铭”,你也许会被诗中豁达而又严肃、乐观而又苍凉的情绪所感染。“陋室”的主人是谁?他,就是1943年毕业于广东省惠来一中的早期校友、惠来县著名语文教师、离休干部方钟灵老师。

  提起方老师的名字,凡被他教过的学生无不对他的学识和人品交口称赞。方老师学识渊博,他原来学的专业是会计,对建筑也颇晓一二。但他更热爱的是教育。16岁就开始从教,那时是当义务教师。正式算来,是从1949年至1990年。开头几年任惠来县人民政府文教科主办科员,后来则是以教学为主,曾先后在惠来二中、鳌江中学、惠来一中等学校任教。一干就是40多年,中间虽有坎坷,但从教热情一直不减。

  我是在1981年进入惠来一中读高中时认识方老师的。在我读高二级第二学期,语文科教师换成了方老师。方老师瘦瘦的,脸色蜡黄,上课时总是带着一张椅子放在讲台上,有时就坐在椅子上讲课。后来我才知道,他当时已经退休(后改为离休),刚从医院动完手术回来,由于教学急需,来接任我们的语文课。第一节课,不教新课,搞卷面测试,作为摸底调查。以后每周测试两三次,测试题由方老师编写,每次测试的内容各自独立,而整个学年的测试内容又合成有序的复习系统。这在复习资料贫乏的当时是一种先进而有效的训练方法。其写作教学很受学生欢迎,他主张用学生的作品教育学生。每次评讲,选不同写法或不同观点的学生作品两篇,原文照印发给学生。这种作品,优点是主要的,也有缺点,一经对照评讲,优点容易为同学所理解、学习,缺点也可以讲得明白,学生容易克服。这样,激发了学生的写作热情,班中出现了你追我赶的局面。

  后来,我担任语文科代表,常到他的宿舍。那时,他住在后操场东北面地势高耸的、被戏称为“城楼”的一排平房。踏上狭窄而陡直的台阶,往左一拐,平房的西隅,便是他的宿舍,宿舍前是露天厨房。这宿舍,兀立在陡坡上,很像一座凸出的桥头堡。宿舍狭小,不足9平方米,是名副其实的斗室。除一床一桌,两三件杂物,剩下的空间仅容两人并肩挺立。方老师便盘腿坐在椅子上备课批改作业。后来我发现方老师总是盘腿坐在椅子上办公,他的“盘功”这么好,也许是在这样的环境中练出来的吧。c8cff会员登录这也难怪,当时学校住房紧张,能有这样通风透气的斗室也不容易。既然屋小无法伸腿舒腰,大丈夫能伸能屈,办公还能“练功”,一举两得,也不错。其实,当时类似这种情形的不止方老师一个。中国知识分子就是如此,随遇而安,一颗种子落在哪里,就在哪里扎根生长。

  方老师教我们这一届两个班到高三毕业。1984年受聘在汕头华侨中学任教。1985年,惠来创建广播电视大学,他又被请了回来任电大文科专职教师,一干就是五年。当时电大正处于创办阶段,资料匮乏,方老师克服种种困难,按质按量完成教学任务,赢得师生的尊重。

  电大聘期未满,他又被聘为《惠来教育志》主编。编写教育志需要搜集查证史料、档案资料,工作繁琐艰辛。还需要社会调查,这工作也不容易。而一些当事人、见证人年事已高,不及时采访取证“抢救”,则会造成素材的湮没,这将是《教育志》的重大损失。为此,方老师他们“上山下乡”,走街串巷,日晒雨淋,忍渴挨饿。1988年,他们完成《惠来县教育志》(第二编)征求意见稿。但这只是开端,许多工作还需要他去完成。1990年暑假,教育志定稿,他又被聘为《惠来县志》特邀编辑,参加惠来地方志编撰工作。

  1992年,惠来一中教师住房大调整,在领导关心下方老师在一中图书馆东面的一座独立庭院里分到约40平方米的平房,还连带厨房。喜悦之余,题《移居戏作》以自娱。住处宽了一些,心情舒畅,他干得更拼命了。每天,他除了早晨拄着一把合拢着的黑色长柄雨伞在有着400多年树龄的粗壮木棉树周围散步,就是躲进房子,坐在桌子前,盘着腿,戴着老花眼镜举着放大镜,先翻看《羊城晚报》,然后校对资料,编写志书。周围不时传来的麻将碰击声成了他写作的美好伴奏。他每天工作时间丝毫不比在职的教师少,这令已是教师的我觉得有点惭愧。

  我是在1989年10月由鳌江中学调进惠来一中的,这还跟方老师的荐举有关。教学上有什么疑惑我经常请教方老师,方老师也不厌其烦的解答。方老师小时读过私塾,对传统文化懂得挺多的。有一年冬至日,我在方老师家里和方老师饮茶,忽然听到沉闷的雷声。惊蛰打雷是常事,但隆冬腊月响雷就不可理解了。当时老师就说:“冬至,一阳初生,有时会打雷。”当时我觉得似懂非懂。后来才知道《易经》有“地雷复”一卦,地雷复代表的节气是冬至,震为雷坤为地,地内有雷,意味着雷声一震,大地松开,万物萌生。原来古人早就了解冬至与响雷的微妙关系。在方老师面前,我常常觉得我这名语文老师太浅薄了。我那时有事没事常常往方老师宿舍跑,有一两年除夕夜我还把方老师和师母李姨接到家里围炉吃饭。方老师于2001年前后搬到汕头定居,我和他的来往减少了。

  方老师身体本来就不好,加上工作过度劳累,他病倒了好几回,住了几回医院,有好几次是从鬼门关打了个转,又回来了。方老师能活到八十高龄,有人称是个奇迹。其实这全靠方老师顽强意志支撑着。进入古稀之年,友人向他建议,应该赶在有生之年把自己发表和未曾发表的文字结成集子,给后人作个纪念。于是他开始了资料的收集。1996年病愈后,他硬撑着身子,睁大着坏了的眼睛,依然戴着老花眼镜,举着放大镜,勉力完成作品(包括散文、诗歌、文学评论、教学随想等)的结集,在学生、朋友的鼎力相助下,出版了《钟陵自选集》(广东科学社会主义学会出版发行。方钟灵,笔名钟陵)。1997年发行仪式那天,他参加了仪式。大家争相请他签名,他写得手都捏不住钢笔了。会后他又一次住院。奇怪的是,自此以后,大家又见到了一位脸色苍白但精神矍铄的老人每天早晨出现在木棉树下,不论红花似燃,绿叶如盖,还是白絮飘飞,枯枝兀立,手里总是拄着一把长柄雨伞,似在轻松散步,却又似在寻寻觅觅。

  方老师靠着对教育的钟情,对生命的执着,用学识和人格抒写着他的风雨人生。正如他在《钟陵自选集前言》谈到:“1978年,我的历史终于得到正确的结论。1979年,我便离开了生活近二十年的第二故乡——鳌江,被调到惠城来。可是,人也进入了老年期。这时期,我立志是要努力工作,以补偿前此二十年的损失。”方老师正是以他的行动实践着他的心愿。1988年前后,他多次得到省、市老干局的表彰。他的事迹曾登载在《广东老干部》(1988年第四期)上。2002年12月,新编《惠来县志》由新华出版社正式出版,他和广大修志人员经过18个春秋的辛勤劳动,编成这部熔铸百科的长达120万字的新县志,其中他参加编写的有《自然环境》、《人口》、《教育》、《社会习尚》四个专志和《人物》的古代部分。他为之努力的心血终于有了结晶。

  他工作过的鳌江中学的校友们感念师恩,出钱出力,为《钟陵自选集》的正式出版而操劳。“鳌中的学生们对钟灵老师的感情是至深的,因为老师一生是多么热爱他的学生”。鳌江中学的校友如是说。其他学校的校友也出力相助。花城出版社的编辑为校友们的尊师精神所感动,为自选集的正式出版提供了许多方便。

  方老师最后一次住进汕头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住院没几天,他的老学生也从广州“飞”到医院,带来了自选集的清样。

  遗憾的是,方钟灵老师在见到清样之后,因病医治无效,于2003年11月13日早晨6时与世长辞。

  2004年6月,《钟陵自选集》由花城出版社正式出版,其中有1000册免费赠送给全国各地中学图书馆。方老师曲折的人生经历、丰富的教学经验、追求真理的精神和严谨的治学态度,感染无数读者。

  在方老师临终前,我到医院探望他老人家。在医院,躺在病床上的方钟灵老师,闭着眼睛,呓语着,抑或是在昏迷中说着胡话。

  退休多年,退而不休;定居汕头,心系惠来。惠来精神是什么,让人道不清,说不明。看着这位消瘦的老人,听着断断续续的话语,我一阵心酸,又若有所悟。莫非,惠来精神,就是那贫瘠的土地上,烧不尽吹又生的野草?莫非,惠来精神,就是那挺立寻常路边,干枝突兀红花似燃的木棉?莫非,正是惠来精神支撑着方老师走完了他的风雨人生?

  方老师的一中平房宿舍客厅东面墙上多年挂着一幅画轴。画里一只苍鹰,正站立青松枝头。画幅已有些破旧。一九九八年秋日,有老友方启梧老师送来一幅崭新的画,画面上三颗红桃鲜艳欲滴。老友想用它装饰一下这座旧屋,方老师却把新画“保管”了起来,并赠诗题字给老友。诗曰:

  2006年,随着惠来一中的发展扩建,方老师曾居住的小庭院也随之拆除。“陋室”消失,斯人已逝,但方钟灵老师的事迹在学子中广为流传,他的精神被人们广为传颂。他的学生们的尊师事迹也在粤东大地乃至祖国大江南北演绎着……

  如今,惠来一中取得跨越式发展。值此惠来一中百年校庆之际,谨以本文深切缅怀方钟灵老师和为惠来一中、惠来教育做出奉献的园丁们,并向尊师重教的惠来校友们致敬!